短视频能作为“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吗

首页

2018-12-13

形形色色的短视频,能不能作为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近日,海淀法院审结两起短视频遭侵权案件,最终被告方被判赔偿每条各1万元。

法官指出,只要短视频符合作品属性,无论时间长短,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原告快手公司诉称,快手App用户分别在快手App上传、发布了PPAP(时长36秒)和这智商没谁了(时长18秒)两条短视频,并获千万级较高点击量。 经用户授权,快手公司取得了涉案视频在全球范围内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

快手公司认为,被告华多公司未经其许可,在其运营的补刀小视频App中上传并发布了涉案视频,该行为侵害其著作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被告华多公司主要反驳理由是:涉案视频时长很短,不构成作品。 法院审理认为,涉案视频集合了音乐、表演者的表演、特效制作、对话、场景等一个或多个内容,虽然涉案视频仅有数十秒甚至是十几秒,时长短,的确可能限制作者的表达空间,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思想范畴的产物。 据此,法院认定,涉案视频是作者思想和情感的表达,且其作为数字化的视频,应属于类电影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

华多公司在其运营的App中上传并发布了涉案视频,此行为侵害了快手公司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法院判决被告公司每条短视频赔偿快手各1万元。

法官说法短视频是否为作品要看三要素法官表示,法律规定: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

据此,要成为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满足三要素:属于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的具体表达;具有独创性;能以有形形式复制。

判断短视频是否构成作品,也要考量其是否具备三要素。

法官介绍,目前短视频主要分为7类:短纪录片型、网红IP型、情景短剧型、技能分享型、创意剪辑型、随手分享型和精彩片断型。 这些类型的短视频,无论其艺术价值高低,均应属艺术领域中的产物,且都符合可复制属性。 在作品构成要件方面,争议最大的是短视频是否符合作品的独创性要件。

法官认为,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只要作品是作者独立创作完成,并体现出了其某种程度的取舍、选择、安排、设计等个性,即应认为具有独创性,即此种独创性应该是最低限度的创造性。 短视频和其他作品的表现形式在实质上并无区别,因此,对其独创性的判断,也需要结合个案的具体情况而定。 如短纪录片型短视频:对于同样是记录自然界的短视频,如果视频体现了某一主题,如一天中不同时段的沙滩一角,即便是镜头角度未发生变化,也体现了视频制作者对一天不同时段的画面的选择和剪辑,具有一定的独创性;但对于同一镜头连续录制数十秒或数分钟的沙滩而形成的短视频,则可能属于对纯粹自然界画面的录制而不具有独创性。 法官提出,只要可以认定短视频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时间长短并不影响其定性为作品。 此外,鼓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文化事业的发展和繁荣,是著作权法的立法追求之一,在短视频产业已渐成规模的当下,法律规范应当对市场及其中的商业逻辑有所回应,尤其不应为作品设限,人为提高作品构成要件的门槛。 相关新闻《一封家书》遭改编作者获赔30万元本报讯(记者高健通讯员文海宣)认为其创作的歌曲《一封家书》未经许可被使用,李春波把云南俊发房地产有限公司、北京搜狐互联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至法院。

昨天,海淀法院审结此案,判决被告云南俊发房地产有限公司赔偿30万元及合理开支6700元。 法院认为,涉案视频歌词构成对原歌词的改编,词曲则构成对歌曲《一封家书》词曲的改编。 对于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的确定,法院综合考虑到,歌曲《一封家书》发表于1994年,多年来久被传唱,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云南俊发公司在其公众号文案中借助歌曲《一封家书》的影响力进行宣传,主观恶意明显;涉案视频内容中对云南俊发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经营的房地产项目进行商业宣传;涉案视频点击量高达九万余次,影响范围较大,依法酌情判定经济损失赔偿额为30万元。 (高健)。